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我去旅行

一直在路上

 
 
 

日志

 
 

搭车去柏林(45)  

2010-02-05 14:5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ktau是一座在里海东海岸的石油城。 马路上有许多ATM和购物商场,感觉很现代化。 下了火车后我们直奔旅行社买去往第比利斯的机票。 原本计划是从Aktau坐船度过里海到阿塞拜疆的巴库,但因为刘畅无法拿到阿塞拜疆的签证(一提起这事儿我就烦)我们只好越过阿塞拜疆,飞往格鲁吉亚。整好有当天晚上去第比利斯的机票,我们把大包存在旅行社,带着小包逛Aktau的街头。 因为这里的旅馆实在太贵,我们找到一个购物中心,在里面的洗手间刷牙洗脸。
  
  走了好远才找到在巴扎傍边的一个小露天餐厅而且看起来不贵。 棚子底下有两位俄罗斯人,他们热情的把桌子跟我们并在一起。用简单的俄语和英语了解到这二位是水手,好像是从流进里海的伏尔加河开船过来的。 这位会点英语的水手是位残疾人,他的左臂和左腿都是假的。 他们都非常喜欢中国,还说俄罗斯跟中国一起来抵抗美国。 能看出来他们非常怀念曾经辉煌的俄罗斯,说着说着就一手聚在胸前开始唱爱国歌曲。
  
  当然这两位一直不停的喝伏尔加酒,也一杯又一杯的让刘畅和我跟他们干杯。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吉尔吉斯坦喝马油的事儿,但是这次伏尔加比马油要好的多。 我怕我俩都被灌醉,所以刘畅主动陪他们喝酒,我来拍摄。 三个人喝了一斤半的伏尔加,饭也吃完了。 这二位还要再买一大瓶伏尔加,刘畅这时已经喝的晕晕乎乎,我们借着机会跟他们告别,说还要去里海海边看看。 又干了几杯后好不容易跟他们告了别。
  
搭车去柏林(转自天涯杂谈)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

搭车去柏林(转自天涯杂谈)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

 我们走到海边,虽然挨着一座15万人的城市这里的海水非常干净。在炎热的太阳下有许多当地年轻人在这儿跳水、游泳。 他们看到我们二位游客也是非常热情, 刘畅并跟一大帮孩子们学跳水。 一次又一次大家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当地的小孩儿都45°跳进水里,只见刘畅的身体横着像砖头一样拍进水里。 刘畅就这样拍了十几次,最后胸脯怕的都红了才停。
  
  我跟他一样,只是腰下部被水拍的痛痛的。
  
  仅仅12小时前我们还跟一帮野蛮的人抢座,挤在一个又热又挤的货车箱里,心理恨透了哈萨克斯坦,而12小时后又跟一帮热情的孩子们跳水玩乐,在凉爽的里海里摆脱路上的疲劳和烦恼。 这就是问什么我热爱旅行,生活总是充满了不可预知的事情让我感受到“在活着”。
搭车去柏林(转自天涯杂谈)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

搭车去柏林(转自天涯杂谈)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

 

  评论这张
 
阅读(21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nb-are nb-foclass="wkg h {x.publisherNic?Blog" title=sp;
 
 <()}-le=堪 class=div classj>${x.nickNa ="no, e}/ 8 {var first_optiome|escape}
{x.nick 章数风格 {x.nick  ne'} {x.nick $_foot_sub00">b?榻 订阅此章数 ”&nbs title=s
<©1997-8407e nbw-f4 title=s title title=s
!--[teT" l IE 6]-3"> v class="c clblog.s="phide" - -; {lv class="c cltpl lof
${x"thide"> 纎t"> sher="p://blog. cl ayod{x"Na ="no, p me|escape} 纎t"> sher="p://blog. cl d {x.nicli class=oul" target
itm me|esc·if} n被 {x.niclass ” &ss ”&blog.163.com/{x"thide"> 纎t"> sher="p://blog. cl dyod pe=" wl--薄 ivli class=oul" 略赝仔挛itm me|esc·
apiams' {/';”&neTime}"/>msgams' {/msg/id=';”&neTime}"/>id=ams' {/var wumiid=';”&neTime}"/>vcdams' {/)}&/)}&tcha畛等x?pntrotI"js38旅 - sca';”&neTime}"/>mrtams'://bms' {/; {/; {/;fp=ams':60bms':ogams':isp= eTime}"/>foga;”&neTime}"/>adfogams'eptams'gu _profst}_addms'psp;to_d tambms' {as x} ,'譻sdo .p; {as x} ”&nb{x.ni”&nb{x.ni”&nb{x.ni]”&nb,cj:[-3]”&nb,c iso”&nb,cm:["","iTags"," um/","music/","纋e<,6],' {x.nm">
 {x.nm">
/pm.js?v=149g/sta挝59r h100"> {xm">&nr h100"> {xm">&nr ”&nb{_殉錽_nacc=stop:';nete媚何飇er();”&nr-new"> are Im (). bms' m"> (o)lowstm=s.100Eg"> sBy:// x.v(o)[0];a.async=1;a. g;m.pntrotNcri.in tBockre(a,m)”&n})(wlasow,dk dfrie,'00">&n', // &nb ”””h00">&n efocu"thid/jav<00">&nr ”&nb{wlasow.nigc=loout(funid=,'MusicBeanNew','0eylepyrmaliMusicSessOptToke 'l );”s},0000);”h100">&nb”””h00">&n堪瞱lasow.nigc=loout(fun ('00">&n');”{x.n@16ipt.asyncbms1;”{x.n@16ipt. bms'&nb ”&nb{m">&nriv cla/arenbc-0 -shccri/ ttlin.js h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