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我去旅行

一直在路上

 
 
 

日志

 
 

伊拉克 - 库尔德斯坦 2  

2009-08-15 07: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拉克第二天:从Dohuk我坐上了一辆多人出租车前往60多公里的山区小镇Amadiya。Amadiya小镇里没有旅馆所以我在另一个小村Sulav的唯一旅馆住了下来。 这个旅馆开价35000第纳尔(30美元),我跟服务员砍了好久,他好心的把自己的宿舍让给我,这才一晚25000第纳尔(21美元)。

在Amadiya阿玛迪亚我无意碰上了一位长年在澳洲居住的库尔德人。这暑假他带着一家人回到老家来看他八十多岁的父母并让在澳洲长大的儿女认识一下自己的祖国。这位澳籍库尔德人还是我遇到第一个能说流利的英语,真是难得。 他跟我说1991年海湾战争时他还在军队里,那时萨达姆把库尔德人派到前线送死,他从军队逃了出来与一百万库尔德同胞一起从伊拉克北部走了10天的山路逃到了土耳其。从土耳其等了两年又已难民身份移民到了澳洲。在那里成了家有了孩子。2003年库尔德斯坦被美军解放后他终于得到了机会回来看他的父母。他说从2003年以来库尔德地区发展的非常快,库尔德的自治政府也十分努力的抵挡基地组织和其他阿拉伯恐怖组织进入库尔德地区。

他跟我说Amadiya阿玛迪亚是这地区最老的城市,自从巴比伦时期(公元3000年)这里就是个重要的城堡。他带着我去看一座五千年老的古城门。虽然这座城门被不同时代维修过在城门底下还能看见巴比伦时代的雕塑,从城门底下的小路往下看周围的农田仍然非常原始,好像从来都没变过。

在Amadiya小镇跟消防队合影
这位澳籍库尔德人给我介绍了他幼年最好的朋友,他的好朋友仍然住在这里。他们要去附近的一个镇里购物,我也没事儿所以就跟着他们一起去看新鲜。 我跟着这二位一会儿去裁缝店一会儿又去肉铺,到每个地儿都吸引一帮人,可能这里的人从来没见过东亚人所以总有一帮人围着我。 

茶馆里的甜点又脆又甜

还有件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街头上有不少中国长城牌小皮卡,车后还写着Great Wall。

我坐在一家门前等他们,一眨眼十几个孩子都出来了。 我还以为这是个幼儿园,但当然不是,伊拉克每家最少也有三五个孩子。大小孩子们都围着我,我在这里变成了大熊猫。  

第二天我打算从Amadiya去库尔德斯坦首府Erbil埃尔比勒。 从这里没有什么出租车去Erbil所以我又开始在路上搭车。 因为这一路都是库尔德地区搭车我觉得搭车也不会太危险。 走出了Sulva我在路边等了不久就搭上了车,但是只走了5公里。到了一个岔口我下了车,正想往另一方向走时有位值班的交警让我跟他坐在树下。 我俩谁也听不懂对方但是能看出来他是想帮我而且还想请我吃午饭,我跟他说我要继续走并指着那个方向,他以为我要一路走到Erbil,急急忙忙的跟我说那是很远的地方。他真以为我要一路走着去,可能以为我没钱坐车并从钱包里拿出一大把钱要给我。 我急急忙忙的边谢他边跑了,心想也真难得遇见这么好心的人。 
走了不远又搭上了一辆车,这车跟Linda的车一摸一样(Linda就是把我们从平遥带到西安的车主)。只是这次只搭了30多公里。这位先生在前面不远的镇里有座自己的家用电器商店,从他的新车能看出来他是伊拉克新一代中产阶级,他三十出头,他的妻子在家看他们的三个小孩儿。 

从小镇我吃了午饭又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听到后面有咔哒咔哒的声音,转回头看见有辆拖拉机往我这边走。这还是头一次搭拖拉机,拖拉机后面还拉着一箱水。 拖拉机上面根本没有座位,只有个小长木板。 我两手紧紧抓着旁边的铁柱子尽量把握住平衡,但还是颠地不行,好几次我都差点掉下去。 走了不到两三公里这位师傅突然往一座村庄里拐了进去,他指着前面的一股黑烟,然后又指着我们拉的那水箱,我突然都明白了– 原来他是来这里救火的! 到了现场整个村的人都在看热闹,看上去房屋旁的稻草着了火,消防队员已经把火基本扑灭了,现在正往稻草上浇水。 我发现他们的注意力逐渐的从扑灭的火往我这里转移,周围又突然多出十几个小孩子看我。有位小女孩儿还给我倒了一杯水喝,还有一位大叔要请我去他家吃饭。我简直成了这村里的贵宾。火灭了我和开拖拉机的师傅回到远路,他把我一直拉到一个桥边的安检点才回去。 

安检点的大兵们仔细的看了我的护照,我猜他们可能也是没见过什么游客,更没见过一个徒步的背包客从他们的安检点路过,所以问了我好些问题,我用手比活着我是游客来这里看看并没别的意思,最后他们还是给总部打了个电话才放了我。从这个安检点往前的路边一直没有树阴,在中午最热最晒得时间段走在这段路上非常热,热的都受不了,而恰好我的水壶也干了。 走了不知多久才看见前面有个几个小屋子,这时每一步都很困难,最后晕晕忽忽的走到了一个阴凉的屋子底下,终于能缓一缓。 

从这里等了半小时又搭上了一辆车把我带到Barzan小镇。到了Barzan已经下午3点,今天搭了4辆不同的车但是总共才走了50多公里。 Erbil离这里还有200多公里。
我在一家小卖铺等车,与店主用最基本的英文和库尔德语聊了一会儿,最后等到一辆车把我带到 100多公里远的Diyana。
我搭上了一辆去Diyana的车,正好当地选举刚结束,车上还贴着支持Barzani的海报,他们现任的总统Barzani的支持率在这里非常高
 从Diyana再往东两个小时就是伊朗,往南两个小时就是库尔德斯坦首府Erbil埃尔比勒。我坐上了一辆出租,花了兜里最后的一万伊拉克第纳尔dinar(9美元),晚上终于到了Erbil。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