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我去旅行

一直在路上

 
 
 

日志

 
 

搭车去柏林(55)  

2010-02-09 17:5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卡帕多西亚我和刘畅暂时分开,他要回国拍一部探索片,两周后我们打算在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见面。  我正好借这个机会往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斯坦地区。 

自从策划北京到柏林的路线时我就一直盼望着能顺便去伊拉克北部看看。这20年来媒体描写的伊拉克和这里的人民总是被战争和悲哀围绕着。我在网上读了几个背包客在伊拉克北部旅行的博客,用他们的描述和一些实用信息我并开始一次伊拉克之游。

在土耳其边境的Silopi锡洛皮我坐上了一个多人出租车一直开到伊拉克边境。  这个港口是伊拉克北部最大的,几乎所有进口的物资都是从这里经过。离港口3公里就能看到一条长长的货车队都在等着过海关。  我们车里的一位土耳其人说这些货车经常要等一两天才能过境,如果这个港口被封了伊拉克的人会饿死,可见这里有多么重要。

在这个港口除了货车司机以外还有许多做买卖和探亲的人过境,热闹的安检等候厅里有一排排的人等着过境。  我这次过境还是比较顺利,拿着美国护照进伊拉克的库尔德斯坦是不需要签证的。过了伊拉克海关有个大停车场,在这里站着的都是的士司机等着拉人。 他们的车大多数是新款的丰田凯美瑞和日产东风。  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长途大巴这一说,我也没打算刚进来就搭车,所以只能做和别人拼的出租。  

进入了伊拉克我非常兴奋,看着什么都觉得新鲜也很刺激,真是难以想到自己在伊拉克,我也从心里又一次找到了那种探险的感觉。  在路上有许多检查点,要经常拿出护照被检查。伊拉克南部、中部都是阿拉伯地区,也是最危险的地区,这也包括Mosul摩苏尔和Kirkuk基尔库克。 Mosul摩苏尔和Kirkuk基尔库克紧挨着库尔德地区同时也有许多库尔德人,至今这Mosul摩苏尔还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每天都有枪击和爆炸案件。  从阿拉伯地区到北部的库尔德地区只有两条公路。每条路起码有6、7个安检点,每个安检点检查非常细,他们主要查看阿拉伯人,美国人和库尔德人都没什么问题。我们从土耳其直接进入库尔德地区所以避免的危险的阿拉伯地区。  说到了这点我想简单的解释一下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斯坦。

2003年美国打败了萨达姆的政府唯一从此所得到很大利益的就是库尔德斯坦。在萨达姆手下统治的库尔德地区遭遇了无数个悲惨的事件。 80年代伊朗-伊拉克战争时库尔德人起义被萨达姆的军队毁灭五千多座村庄,5到10万百姓伤亡,在库尔德Halabja镇仅仅一小时内5千人被化学武器毒死。1991年海湾战争库尔德人得到美国的保证后再次起义,但被萨达姆又一次残忍的镇压,导致1百万难民逃离到土耳其。美国实行了北部禁飞区后库尔德斯坦得到了自制权,但还受到国际经济禁运管制。 2003年美国侵略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和自治权,美军也不在库尔德斯坦维持治安因为这库尔德斯坦有自己的军队叫Pashmerga,翻译成Those who face death。库尔德斯坦称为 The Other Iraq 因为这里相比还是很安全稳定,经济也在飞速的发展,库尔德斯坦的棋子和当地领导Barzani的照片到处可见。

离边境9公里有座城市叫Zakho扎科,我在这里换了出租前往40多公里库尔德地区第三大城市Dohuk杜胡克。出租车把我放到杜胡克的主街上,街两边都是小商店,从买手机的到买衣服的到日用品的反正什么都有,便道上也是满满的行人走路都得钻来钻去。  这么又正常又安宁的场景让我挺吃惊,走在街上我脑子后总怕哪里来个人肉炸弹 – 每次看电视上的报道就是人肉炸弹经常在人多的场所发生。下了车我直往旅店走,网上推荐的旅店已经客满害得我在大街上随便找了个旅店,虽然房间里的东西有数十年头,公用的浴室要朴来洗澡但是一晚才8000dinar(¥45)。  在我旅店后面就是一个大巴扎,里面比街头上还要繁忙,我在巴扎里面转悠也吸引了许多人的注视。不同的人经常过来跟我搭话,虽然他们的英语水平几乎是零但是还能过听懂我是中国来的,他们都以为我是记者或者是在这里工作的因为他们还没怎么见过甚至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外国游客要来这里。

晚上我来到一个叫“Dream City”的地方。原来这里是个庞大的游乐园,到了晚上八九点钟这里全是一家家的人。因为伊拉克的家庭非常大所以每个家族都有十来个人(光是孩子就得有四五个)。我坐在椅子上看着父亲给女儿买棉花糖,兄弟姐妹开着碰碰车,爷爷奶奶抱着小孩儿,小孩儿舔着冰激凌,旁边的喇叭还放着大声的中东摇滚乐,整个场景太正常了,但是这又是在伊拉克所以又让你觉得太超现实了。  在游乐园里碰上了一群来自Bagdad巴格达的游客,从他们的表情能看出来他们终于能暂时忘记长年在巴格达的担忧和恐惧并在这里痛快的玩一玩。他们热情的邀请我来巴格达玩,听到这个差点吓死我。

在游乐园里有位年轻库尔德小伙子跟我搭话,他的英语很流利。他说他曾经在美军里当了六年的翻译,最近才退役。 这位小伙子的名字叫 Major Danger 一看就是美国人给他起的外号。从他走路的姿态到他说话用的词汇都像个美国大兵,比如他走路时两肩和胳膊都是蹦蹦的,说话也经常用一些脏话,整个人表面觉得很Macho但同时又能看出来他还很年轻很善良。我问了他好多问题。 他当时在美军驻Mosul地区工作,整天跟着一队Marines在外。他说阿拉伯人才怕死,库尔德人在死亡面前不会眨眼。美军明年要撤兵,我问他那时会不会跟伊拉克的阿拉伯人打起内战,他说库尔德人跟阿拉伯人已经打了近一百年的仗,如果他们阿拉伯人要打我们也不会客气。 

明天我要前往东部山区的一座小镇叫Amidiya。 这座小镇是当地最悠久的地方,人类在这里不停的居住了8千年。

伊拉克第二天:从Dohuk 我坐上了一辆多人出租车前往60多公里的山区小镇Amadiya。Amadiya小镇里没有旅馆所以我在另一个小村Sulav的唯一旅馆住了下来。  这个旅馆开价35000第纳尔(30美元),我跟服务员砍了好久,他好心的把自己的宿舍让给我,这才一晚25000第纳尔(21美元)。

在Amadiya阿玛迪亚我无意碰上了一位长年在澳洲居住的库尔德人。这暑假他带着一家人回到老家来看他八十多岁的父母并让在澳洲长大的儿女认识一下自己的祖国。这位澳籍库尔德人还是我遇到第一个能说流利的英语,真是难得。  他跟我说1991年海湾战争时他还在军队里,那时萨达姆把库尔德人派到前线送死,他从军队逃了出来与一百万库尔德同胞一起从伊拉克北部走了10天的山路逃到了土耳其。从土耳其等了两年又已难民身份移民到了澳洲。在那里成了家有了孩子。 2003年库尔德斯坦被美军解放后他终于得到了机会回来看他的父母。他说从2003年以来库尔德地区发展的非常快,库尔德的自治政府也十分努力的抵挡基地组织和其他阿拉伯恐怖组织进入库尔德地区。

他跟我说Amadiya阿玛迪亚是这地区最老的城市,自从巴比伦时期(公元3000年)这里就是个重要的城堡。他带着我去看一座五千年老的古城门。虽然这座城门被不同时代维修过在城门底下还能看见巴比伦时代的雕塑,从城门底下的小路往下看周围的农田仍然非常原始,好像从来都没变过。

这位澳籍库尔德人给我介绍了他幼年最好的朋友,他的好朋友仍然住在这里。他们要去附近的一个镇里购物,我也没事儿所以就跟着他们一起去看新鲜。  我跟着这二位一会儿去裁缝店一会儿又去肉铺,到每个地儿都吸引一帮人,可能这里的人从来没见过东亚人所以总有一帮人围着我。

第二天我打算从Amadiya去库尔德斯坦首府Erbil埃尔比勒。  从这里没有什么出租车去Erbil所以我又开始在路上搭车。  因为这一路都是库尔德地区搭车我觉得搭车也不会太危险。  走出了Sulva我在路边等了不久就搭上了车,但是只走了5公里。到了一个岔口我下了车,正想往另一方向走时有位值班的交警让我跟他坐在树下。  我俩谁也听不懂对方但是能看出来他是想帮我而且还想请我吃午饭,我跟他说我要继续走并指着那个方向,他以为我要一路走到Erbil,急急忙忙的跟我说那是很远的地方。他真以为我要一路走着去,可能以为我没钱坐车并从钱包里拿出一大把钱要给我。  我急急忙忙的边谢他边跑了,心想也真难得遇见这么好心的人。

走了不远又搭上了一辆车,这车跟Linda的车一摸一样(Linda就是把我们从平遥带到西安的车主)。只是这次只搭了30多公里。这位先生在前面不远的镇里有座自己的家用电器商店,从他的新车能看出来他是伊拉克新一代中产阶级,他三十出头,他的妻子在家看他们的三个小孩儿。

从小镇我吃了午饭又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听到后面有咔哒咔哒的声音,转回头看见有辆拖拉机往我这边走。这还是头一次搭拖拉机,拖拉机后面还拉着一箱水。 拖拉机上面根本没有座位,只有个小长木板。  我两手紧紧抓着旁边的铁柱子尽量把握住平衡,但还是颠地不行,好几次我都差点掉下去。  走了不到两三公里这位师傅突然往一座村庄里拐了进去,他指着前面的一股黑烟,然后又指着我们拉的那水箱,我突然都明白了 – 原来他是来这里救火的! 到了现场整个村的人都在看热闹,看上去房屋旁的稻草着了火,消防队员已经把火基本扑灭了,现在正往稻草上浇水。  我发现他们的注意力逐渐的从扑灭的火往我这里转移,周围又突然多出十几个小孩子看我。有位小女孩儿还给我倒了一杯水喝,还有一位大叔要请我去他家吃饭。我简直成了这村里的贵宾。火灭了我和开拖拉机的师傅回到远路,他把我一直拉到一个桥边的安检点才回去。

安检点的大兵们仔细的看了我的护照,我猜他们可能也是没见过什么游客,更没见过一个徒步的背包客从他们的安检点路过,所以问了我好些问题,我用手比活着我是游客来这里看看并没别的意思,最后他们还是给总部打了个电话才放了我。从这个安检点往前的路边一直没有树阴,在中午最热最晒得时间段走在这段路上非常热,热的都受不了,而恰好我的水壶也干了。  走了不知多久才看见前面有个几个小屋子,这时每一步都很困难,最后晕晕忽忽的走到了一个阴凉的屋子底下,终于能缓一缓。 

从这里等了半小时又搭上了一辆车把我带到Barzan小镇。到了Barzan已经下午3点,今天搭了4辆不同的车但是总共才走了50多公里。 Erbil离这里还有200多公里。

在伊拉克旅行总会不断地提醒着你这就是在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是文化诞生之地。 库尔德斯坦的首府Erbil埃尔比勒也是一个悠久的城市,自从公元前2300年这座城市就有记载。 

在街头上找到了一个便宜的旅店,旅店里的房间小的可怜,床垫就在地上,服务员说床单刚换,我一眼就看见床单上还有一丝毛,那个服务员也只好给我换了单子。  地毯就更别提了,不知什么液体洒在地毯上占了一大片的地毯。  幸亏房间里有个电视,我把我的注意力都放在数十个库尔德和阿拉伯卫视台里,这其中有几个台都是24小时播放麦加实况的, 还能看到苏丹的伊斯兰教电视台。

在街头上走时无意中碰上了几个US Army美国大兵。他们身穿军服但只有一两位带着手枪,有两位库尔德军人肩挎着M16冲锋枪跟随着他们。  我跟其中一位美兵聊了聊,他们在离Mosul摩苏尔不远的一个军事基地培训伊拉克军队,他们与普通美军部队不同,所以不会随着美军在2010年整体撤军。  这一趟任务一直到今年10月完但以后还可能会回来继续给伊拉克军队做培训。这次来Erbil埃尔比勒只是为了购物,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来这里。我跟他们说我是来这里玩儿他们都觉得我脑子有问题,并建议我最好别去Mosul摩苏尔,说在那里可不能随便的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弄不好就被绑架,斩首等等。

同一天下午我在城里的城堡上又碰上这一帮大兵,这次我跟两位福罗里达州的大兵搭上了话,这两位脾气非常好,跟我说话就像在家一样不急不忙的还经常跟我开玩笑。我当时真有点想跟他们一起回到培训基地过几天,但是我们都意识到从那里一个人出来太危险。

  搭车去柏林(55)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搭车去柏林(55)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搭车去柏林(55)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搭车去柏林(55)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搭车去柏林(55)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搭车去柏林(55)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搭车去柏林(55)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搭车去柏林(55) - 搭车去柏林 - 旅游卫视—搭车去柏林

 

  评论这张
 
阅读(220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