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我去旅行

一直在路上

 
 
 

日志

 
 

两年零一周:印度之旅  

2010-04-10 16:4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 8月30日  文、图/谷岳  / 甄颖

我的全部行程中印度之旅是最富有挑战性的。八月末的印度在烈日之下高达40多度。走在街上,汽车尾气、咖喱、尿骚等各种气味混在一起,考验着我的感官功能;人力车、牛、汽车也混在一起,我躲闪它们的时候,街边小贩们争先恐后地向我兜售各种商品。我花了几个星期才让自己适应印度的城市环境,但是很快我也发现,印度是个充满了惊喜的国度。 


从泰姬陵我做了过夜的火车来到恒河边的瓦腊纳西。  

瓦腊纳西的几百个小巷让我详细意大利威尼斯加上咖喱味道和挡路的牛

街上遇到一个苦行僧,别人告诉我他是“黑”派的苦行僧,打扮有点吓人。
恒河边的瓦腊纳西, 每年数万人来自印度各地来到瓦腊纳西来死。他们相信在湿婆神的圣地去死会逃出转生

所有在瓦腊纳西死去的人都要在恒河边火化,然后把骨灰撒到河里。 火化的木头还分等级,有不同的价钱。

去往恒河边的小巷里能经常看见一群人抬死尸去火化庙

等待被火化 -站在火化台旁边看到一个个尸体被火化让我深深的感到生命的短暂,我们只是在世上短短的停留,大家都会死,就看你怎么活了。


全家福

蓝色城市 - 焦特布尔



街头小贩

在印度简单的交通变成了噩梦

在东部待了两个星期之后,我回到德里,买了一张火车票,打算南下到拉贾斯坦邦。驶往久德普尔(Jodhpur)的夕发朝至列车晚上8点50分从旧德里火车站发车。我听说坐人力三轮车到火车站最多只用半个小时,为了保险起见,我提前一个半小时就背着我超负荷的背囊上了一辆人力车。德里的路面上到处是坑,交通异常拥挤。十五分钟后,我的人力车被结结实实得堵住了,整条马路几乎纹丝不动,而路上一辆汽车也没有。我被包围在无边无际的牛车海洋里,这些车有大有小,人赶牛拉。路面拥挤不堪,连走路的人都寸步难行。原来我们正处在德里市两个最主要的火车站(新德里火车站和旧德里火车站)之间的干道上。成千上万的人流和货物都要通过这条干道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我下了人力车,在人物密集的街道上奋力前进。但是我不知道火车站怎么走,只好又雇了一辆人力车,这一次我的"司机"是个看起来不到15岁的男孩子。我们穿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一个大胡子交警拦住了我们。司机男孩看到警察走过来马上准备掉头跑掉,但是已经太迟了。大胡子交警一把抓住三轮车,迅速刺穿了三个轮胎,然后把车翻倒在地上。我及时从车上跳了下来,被这一幕惊呆了。那个男孩子和我一样吃惊,并且开始哭泣,无助地央求那个大个子警察停手。我真想上去给那个坏蛋脸上一拳,可是我知道自己身处异地,所以只能把钱付给男孩子,飞步向火车站赶去。 


那天晚上我迟了半个小时,没能赶上火车。就是去车站这么一件简单的事儿,怎么变成了一场两个半小时的磨难。在火车站我心里充满了气愤和沮丧,诅咒那天晚上所有不对头的地方。我要离开德里! 
马图拉与去拉贾斯坦邦的火车

2005年8月31 日 

第二天早上我又来到车站,买了一张下午1点10分去科塔的车票。我一直待在火车站,提前半个小时上了车。当火车轰隆隆的驶离新德里车站时,我长出了一口气——我终于又上路了。
 
当我把车票递给收票的列车员时,他很客气指出:我的票是明天的。我脱口而出:"你是说今天不是9月1号?"然后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误。列车员给我两个选择——要么交一大笔罚款,要么在下一站下车,再买一张票。下一站是马图拉市(Mathura),于是我选择了后者。 

一个星期以前我在阿格拉(Agra)的时候就想去马图拉。马图拉是克里希纳神(Krishna)的诞生之地,"克里希纳"梵文意思为"黑蓝色的神",是毗瑟努神的第八个化身。大约一周之前是克里希纳神的生日,数万名朝圣者来到马图拉庆祝。我很好奇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圣灵的痕迹。 

克里希纳出生的地点最初是一座印度教寺庙,后来被莫卧儿的入侵者夷为了平地,原址上盖起了一座清真寺。现在这座清真寺几乎是空的,只有武装人员在那里防止印度教极端分子的破坏,因为他们扬言要将这座清真寺推倒。在清真寺的旁边又兴建了一座印度教寺庙,朝圣者们从全国各地到这座庙里来向克里希纳敬献贡品。虽然庆祝仪式上个星期已经结束了,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人来到这里膜拜进贡。寺外有一群印度教的苦行僧——他们放弃物质欲望而追求大彻大悟——穿着橙色的僧袍坐在树下。
 
我提前两个小时回到马拉图火车站。老旧的售票大厅里酷热难当,又闷又潮,年久失修的天花板上吊扇缓慢地转着,起不了什么作用。售票窗口外排着几列长长的人龙,我排在一列队伍后面,两个背囊一前一后贴在我汗流浃背的身体上,头发里的汗水沿着脸颊从下巴上滴落。有很多人加塞儿,但让我高兴的是,我们这个队没有。我前面的人制止了那些企图加塞儿的,如果有人不听,他们就把他拽到队伍最后面去。 

当时没来得及拍照,在网上找到相似的照片


晚上列车缓缓地开进站台。看上去所有不对号车厢里都塞满了旅客。甚至在列车停稳前,很多男人就试图爬上去。我冲向一个车门,那里还有另外五十多个人和我一样心急如焚。背着硕大的背囊,我力争如同当年莫卧儿大帝的战士踏进印度防御工事那样,迅速稳健地蹬上踏板,但是马上我就被人流推到旁边,其他人奋力把瘦小的身体挤进了车门里。虽然倍受打击但我并不死心,我快速跑向卧铺车厢,那里旅客相对少一些。终于我在紧挨着车门的地板上找到一个位置——我的双腿却悬在车门外。列车隆隆地开往乡间。接下来的六个小时,我蜷缩在车厢的地板上,印度乡村的黑夜从我的腿下掠过。午夜来临,我想,这就是印度之旅。最后列车终于达到了科塔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