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我去旅行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在夏威夷冲浪  

2010-03-22 17:1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8月至2005年1 月  文/谷岳 译/ 甄颖

 

 夏威夷开始并不在我的旅游计划之内,但是老天爷安排我的两个好朋友在那儿结婚,再加上我的银行存折上的余额看起来非常恐怖,我做了决定去夏威夷,找一些杂活,好存些钱继续旅游。


我的好友Stu和Mary在夏威夷欧胡岛的北部的一个沙滩上举行一个浪漫的婚礼。我是01年在拉萨认识这两位的,他们当时也是在那里旅行,刚好一周,3年后他们在夏威夷结了婚。

Stu是华裔,Mary是香港人,他们长年在纽约住。 我从缅甸带来的佛像作为婚礼礼物,在美国婚礼上不用给红包的。

这位可爱的小孩儿是从乌克兰来的,那顿日餐差点把他饿死!

夏威夷休闲呀!

 

当年夏威夷土著发现驾着一块木板就可以在急浪上获得无穷的乐趣,那时候"冲浪"就发明了。后来欧洲的传教士到达这里,看到冲浪者赤胸裸背,还在海上恣意纵乐,他们就禁止了这项活动。直到二十世纪初,冲浪才被大众接受。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冲浪运动广泛流行起来,像野火一般迅速蔓延了全世界。 




对于大部分夏威夷人来说,冲浪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小孩子刚学会游泳,他们的爸爸就带着他们在9英尺(2。7米)的长滑板上冲浪,通常在比较小的浪头上– 一到三英尺高的浪 – 你经常会看到一个五岁的孩子坐在滑板前端,而他的爸爸在滑板尾部。少年和青年则会带着短滑板迎着大浪—通常是六到十二英尺高的浪—冲向大海。在这样的大浪里冲浪不是说着玩儿的,我可是经验之谈。 


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冲浪预报说一个巨大的海潮即将到来,很快消息就在当地散播出去。最受本地人喜爱的冲浪点位于阿拉莫那港(AlaMoana)一百多码开外。我走向码头,带着滑板跳进水里,划向大海。我可以看到水晶般清澈的海水下,暗礁上布满了锋利的珊瑚和黑色的大长海胆– 一个美丽而危险的地方。 


海浪汹涌而巨大,排山倒海地一波一波压过来。我趁着海浪的间隙朝前划去,不得不做很多次潜越以避免被巨浪砸到。终于我到了其他冲浪者的队伍中,人非常多,场面很壮观,每个人都想跃入浪尖独享快乐。冲浪有一个黄金法则,就是不能"不请自来",是指当一个浪尖上已经有人,你就不能再上去了。在夏威夷当地人冲浪的地方,假如你"不请自来",他们一定能让你以后再也不能在这个地方冲浪。我可一点也不想冒犯当地人,而且面对这些八英尺(2.4米)多高的浪谷,我相当胆怯。那个时候我只有不到三个月的冲浪经历,对巨大的海浪和尖利的珊瑚几乎没什么信心。我的本能告诉我: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但是,在这片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海面上,我不能打退堂鼓。 


我焦急地等待了二十分钟,看着人们冲上一个又一个的浪头。终于一波海浪涌过来,没有人在我旁边。我调整好身体,开始使劲的划起来。在我跳上滑板那一刹那之前,我发现海浪已经离我极近了,已经盖上了我的头顶,我的滑板从脚下跌落。然后我意识到的,是巨浪把我卷入了海底,就像一块抹布被卷进洗衣机里。我完全失去了重心,头朝下脚朝上,脑袋和左大腿被珊瑚刺伤。 

我知道自己麻烦大了。假如我的大腿动脉破了,我就必需独自游一百多码才能得到救助。我终于挣扎着游出水面,抓住我的滑板,我甚至不敢看自己的大腿。最后当我看到腿上只有一些较浅的伤口和一片柚子大小的淤血时,我长长地松了口气。又累又失意,我决定打道回府。我划上沙滩回到了旅社里。两个星期以后,我又一次在海浪上驰骋,不过这次小心多了。

 

 

谷岳玩儿的小浪

观赏艾迪·艾考巨浪冲浪邀请赛

2004年12月15日 

每年冬天,夏威夷北部的欧胡岛(Oahu)就成了全世界顶级冲浪者的麦加圣地。在那里,三四层楼高的巨大海浪汹涌澎湃,向着沙滩和岸边的岩石拍落下来。 


 

 

 

十一月的一天,冲浪预报说有3040英尺~9-12米)的大浪正从极地带涌来。岛上每个人都兴奋起来。早上我值完夜班以后,搭上朋友PJ、莉萨、和伊娜的车向威梅亚湾(Waimea)进发。世界著名的艾迪·艾考巨浪冲浪大赛(EddieAikau Big Wave Invitational)每年都在这里举行,届时几十位世界级冲浪选手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 


我们从南部驱车前往北部,沿途经过大片的菠萝园。岛北部两条车道的凯姆公路(Kam)上塞满了车;我从没在这里见过这么多人这么多车。很快,美丽的大海就进入了我们的视野,远远地就能看到壮观的景象,我们忍不住欢呼起来。克奇滩(Keiki)附近停车场上的景观简直像一副超现实主义的美术作品:十几码开外,巨大、怒吼的海浪凌空而下,重重地拍击在岩石上,激起无数的白浪。我们在一家旅社的外面停好车,步行到了威梅亚湾。海滩上已经密密麻麻地聚集了上万名翘首企盼的观众,每个人都希望能够亲眼目睹新的历史纪录产生。 

我们四个人找到一个地方,看到世界著名的冲浪者安迪·艾荣(AndyIron)和凯利·斯莱特(KellySlater)带着他们的"武器"—""—从我们面前走过,""是专为冲巨浪特制的狭长滑板。威梅亚湾里,巨浪砸下后奔向海滩的"强弩之末"也有6英尺(1.8)之高,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人拖入大海。


喷气式海上摩托车拖着趴在滑板上的选手,将他们送到500远的海面上。我想象在那里看到的巨浪,一定像珠穆朗玛峰一般高峻宏大。选手们仿佛一群自杀的疯子,纷纷跳上滑板,投入大海的怀抱,冲进汹涌旋转的浪窝,只有雪崩一般的波涛在他们后面紧追不舍。

 

每当一名选手冲上浪尖或做出漂亮的动作时,人群就会集体高声欢呼。而当选手跌入水中,观众们也会发出长长的""的倒彩。在这样的巨浪上跌下来,就意味着选手像个布娃娃一般被抛起然后扔下,直跌入海面40英尺以下的水中。他们需要迅速游出水面,并在两次大浪间隔的几秒钟之内呼吸唤气。喷气式摩托上的救生员在一百码左右的海面上逡巡,以及时解救那些被巨浪击中的冲浪选手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