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我去旅行

一直在路上

 
 
 

日志

 
 

路上的人 - 老挝  

2010-04-02 15:5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上的人 文/谷岳  译/甄颖 

在独自旅行者之间有一种特殊的默契。我们都是身在陌生异地的孤身游客,只有另一个孤身游客才能够理解这种旅途的兴奋和对行程不可预知的独特感觉。旅行的特殊环境迫使你敞开心灵,信任陌生人的善良本性。结果是这样的友谊更迅速更深厚。有时候,与陌生异性产生的友情会变成一场浪漫的邂逅。

旅行中的浪漫邂逅既强烈又短暂。因为双方都明白这样关系的"过客"本质,所以在一起的每一刻都会分外珍惜,而没有传统恋爱中的期望。而且因为实际上两个人时时刻刻都在一起,双方的了解就更加全面。如果这是一场美好的关系,那么道别的那一刻总是十分不忍。两人都约定将来会去探望对方,同时也会通过邮件和电话保持联系,但是两人也都明白,那和旅行中的浪漫是完全不同的。能带走的最珍贵的礼物就是永远不会忘怀的记忆。 

与一位浅褐色眼睛的美丽女孩的浪漫邂逅

2005年6 月老挝万荣 

 



经过三天在从越南到老挝的艰苦旅行之后,比起在越南那三天居住的糟糕的旅店,老挝的万荣是个完美的休憩之地。这个小城紧邻一条美丽的河流,河流一端是石灰岩的山崖。这里多年来一直很受背包客的喜爱,两条主要的街道有很多供应西式餐饮的咖啡馆。



下午我坐着汽车内胎沿着景色秀丽的河流懒洋洋地一路漂流下来,然后在河岸上喝着冰镇"老挝啤酒"休息。看着一个美国小伙子很搞笑地从秋千上跳入河里,突然感到有人在我肩上轻轻拍了一下。回过头,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Noa,一个月前我在越南见过的一个以色列女孩。她是个很美丽的姑娘,有着深褐色的波浪卷发和一双浅褐色眼睛,娇小的身材散发出性感的气息。她的英语棒极了,因为她的爸爸是美国人,妈妈是俄罗斯人。当时她在东南亚已经旅游了3个月,跟她一起旅游的密友刚回国。

Noa认识不久的几个朋友当天晚上要开一个小party,她也邀请了我。回到旅馆里,我从背囊里挖出唯一一件干净的T恤穿上。我每日10美元的预算不允许我张扬地买一瓶红酒,所以我买了几瓶"老挝啤酒"和一些甜食。Noa朋友的party在他们的旅店房间里,非常惬意。人们坐在阳台上聊天,弹吉他,看着蜡烛的火焰跳舞。


我和Noa在越南的时候接触过几次,但是从没有和她单独交谈过。我们发现两个人都计划在老挝旅游两个星期,方向也一样——都是从万荣向北到琅勃拉邦( Luang Prabang),然后去老挝北部的乡村地区。我心底里想着,能和她一起旅游多好,那将会多么可爱啊。

我和Noa那晚聊了很多。我们聊到旅游前在家里的生活,我们各自在越南的旅游故事,老挝以后的计划谈话间"你在国内有没有男/女朋友"的问题自然而然地提出来了。我愉快得知道她没有男朋友,然后假装平静地开始下一个话题。

Party快结束的时候Noa要离开了。路上很黑,我提出步行送她回旅馆。我们在布满大坑的街上慢慢地走着。我的胃似乎被打了个结,手掌里全是汗。离她的旅馆越近,胃里的结就似乎打得越紧。当我们终于停在她房间门口的台阶上时,我的心跳飞快,脑子焦急地搜敛勇气,但是我的勇气仿佛都蒸发掉了。我们仍然在交谈,但是说的什么,我完全不知道。当我们深深地对视时,我突然弯向前,吻了她的嘴唇我移开几英寸,Noa睁开眼睛看着我的眼睛,说"真没想到",然后冲我微笑。

接下来几天我们在万荣的咖啡馆里徜徉,一起看《老友记》,吃平锅煎饼,享受我们在旅途中缺乏的以往生活中的美好事物。从万荣我们到了琅勃拉邦——古代老挝王国的首都,一个法国殖民时期的传奇之地。我们在琅勃拉邦遇到一个中年法国男子,他已经在老挝住了7年了。这个法国人告诉我们靠近孟侬(Muang Noi)有一个小村庄,只能靠步行到达。我和Noa过了几天相当休闲的日子,爬瀑布逛寺庙,所以我们决定去找到这个偏僻的小村庄。





在一辆卡车后厢颠簸了6个小时,又坐了一个小时的独木舟逆流而上,我们到了孟侬。我们在这儿待了一天放松休息,享受美丽的景色。河流边的那个小村庄虽然还没有通电,但是这个地方已经被很多背包客发现了,主要街道两边都是旅馆和咖啡店。我们俩想找到属于自己的港湾,于是决定第二天出发去芭那(Bana)。

 

芭那
2005
624 



左侧是小餐厅的酒水单,右侧是分别各种炸弹的图(越战中北越部队经常从老挝跑到南越偷袭美军,历史书上说美军空炸老挝的炸弹要比整个欧洲二战用的还要多)

 

整个早上都在下毛毛雨,下午也在持续。我们正打算放弃计划时,雨停了。我们背上背囊,带着手绘的地图向芭那出发了。

雨水使通往芭那的小路泥泞不堪。一个半小时之后,这条路越来越窄,最后结束在了一个灌溉水渠的前面,水渠里都是泥水。有标志显示水渠的另一侧还有路,但是我们不怎么相信,站在这条看起来根本无法通行的水渠前思量该怎么办。离天黑大概只剩30分钟,时间不允许我们回去,只能继续前进。我们脱了鞋,淌着及膝深的泥水过了河。五分钟后我们又遇到一条小河,这次没有片刻犹豫,我们就脱掉泥鞋,涉水而过。

 




因为不知道还有多远,也不知道走的路对不对,我们有些紧张。天几乎已经黑了,走过一片狭窄而湿泥的稻田后,远处的一个小村落映入眼帘。 我们欣喜地发现,经过三个小时在泥地上的跌跌撞撞踉踉跄跄,我们终于到了芭那。

简单的说,芭那是个可爱非常令人喜爱的地方。我们住在一家老式而别致的旅馆里,可以看到整片稻田和周围的石灰岩山崖。这里没有路也没有汽车——现代世界唯一的标志是一个水力发电机,用来给我们房间两个小台灯照明使用。芭那的宁静和安稳令人心旷神怡。这正是我要在老挝寻找的。我们住的房子房顶用竹子盖成,每天只要我们两个人5000基普,等于50美分。一顶蚊帐从天花板垂下来罩住我们的床。泥土建的浴室在房子的旁边,里面有两个装满了水的大瓦缸,一个里面放着个水瓢,共洗澡用。

 





我俩在芭那度过了宁静的两天。除了四个当天往返的短途游客外,我和Noa是村子里唯一的游客。我们坐在旅馆里,看男人们在稻田里把着水牛耕田,女人们在芭那和孟侬之间往来,小孩子在村子里玩耍。第二天下午,我和店老板的儿子一起去附近的河里捕鱼。我们站在浅河的水中央撒网,将小银鱼捞上来。我撒网不怎么成功,于是就站在后面一边看一边拍照。




第二天我们在细雨中走回孟侬。我必须回到万象取我的护照,然后在签证过期前回到曼谷。Noa和我坐在可以俯瞰河流的一个咖啡店里吃午餐。我们仿佛已经认识很久了,享受着离别前最后的一刻。我们在一起度过了非常美好的两个星期,但是我知道我可能不会再见到她。共同的旅途要结束了,我们有些伤感,但是也都明白这是旅行的一部分,我们会在记忆中永远珍藏。最后,雨停了,我们拥抱了很久,我亲吻了Noa最后一次。她站在河岸上,我在河中一条狭长的独木舟上向她挥手道别。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